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重點工作 >> 文章詳情

征地工作“三同步”保障被征地農民知情權

作者:亞遊集團app文化 來源:本站原創 日期:2018/1/24 10:34:27 點擊:538 屬於:重點工作
“三同步”保障被征地農民知情權
惠州市國土資源局

近年來,隨著經濟發展和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在征地過程中由於農民知情權缺乏保障,集體上訪、群體性糾紛、惡性事件等時有發生。如何有效地保障農民知情權,從而順利征地日益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也是行政救濟領域的焦點。如何規範征地程序,保障農民知情權,這是擺在國土資源管理部門麵前的現實問題。沒有科學而又合理的知情權保障製度之建構,就沒有依法征地、和諧征地的穩健推進和有序開展。知情權保障的現有規則依據是《國務院關於深化改革嚴格土地管理的決定》。根據該決定第三部分第(十四)部分的規定,在征地依法報批前,要將擬征地的用途、位置、補償標準、安置途徑告知被征地農民;對擬征土地現狀的調查結果須經被征地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戶確認;確有必要的,國土資源部門應當依照有關規定組織聽證。要將被征地農民知情、確認的有關材料作為征地報批的必備材料。因此,知情權保障有以下基本程序:征地預公告程序(告知擬征地用途、位置、補償標準、安置途徑)—— 土地現狀調查確認程序(由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戶確認)——告知聽證權程序(確有必要的,組織聽證)。通過以上程序,依照規定的方式、時間向農村經濟組織和農戶公開,確保農民的知情權。

保障知情權,做好征地工作,掌握基本原則無疑具有指導意義。知情權保障的原則控製對於保障農民權利具有獨立價值,該原則至少包括公開性原則、參與性原則和中立性原則。公開性原則要求,征地依據、過程和結果都要向農民以適當方式公開,公開性原則貫穿於征地過程的始終。參與性原則要求,農民乃征地行政法律關係主體之一方,而非客體。征地行為的整個過程並不是政府單方或內部行為的過程,農民作為直接利害關係人,應是征地的最重要的積極因素,應當注重農民參與。為了自身合法利益,農民有權在征地的過程中與相關部門交涉、尋求救濟,相關部門不得蠻橫專斷。中立性原則要求,平等對待農戶,避免偏私,沒有感情或物質上的利益牽連,沒有個人偏見。隻有這樣,才能協調各方麵的利益關係,才能推動征地工作有序開展。

從規則層麵看,保障知情權的征地預公告、土地現狀調查確認、告知聽證權程序三個基本程序是很明確的。但是,在實際征地過程中如何保障實質性的知情權卻是必須正視的問題。征地工作具有複雜性、緊迫性。征地實踐中,不少地方農民在征地前知道要征地的信息後抱著僥幸的心理,進行“搶栽、搶種、搶建”,造成極大的混亂與無序,給征地工作的開展增加了難度與阻力,也加劇了國土資源部門征地信息公開的顧忌,不少地方有意規避農民的知情權,讓征地前程序流於形式。

結合征地實踐,三個程序到底應當如何操作比較合理?筆者認為,從整體上看,三個程序可以同時進行。這樣既能切實保障被征地農民的知情權,又能依法依規推進征地工作順利進行。具體而言,從以下方麵展開:首先,征地預公告程序。從形式上講,征地預公告必須滿足兩個基本要求,才符合知情權製度的初衷。其一,征地預公告應當公開張貼,預公告的對象應當為相關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擬征地的農戶。征地預公告的張貼地點、時間都應當合理。在村務公開欄、村民聚集點等地方公開張貼,公告張貼的目的在於其公示作用,張貼完畢後應當及時照相取證,固定證據。張貼應當保證公告存續的時間,不能短時間地象征性張貼。其二,召集村民召開村民大會或者召開各小組組長會議,告知相關事項。開會事項應當有書麵記錄、參會人員簽名,會場情況照相取證,固定證據。其次,土地現狀調查確認程序。科學進行土地現狀調查,合理地開展確認工作。從現有實踐來看,進行土地現狀調查確認程序最有效的方式是與預公告同時進行。在召開村民大會之前,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應當召集各小組組長預先進行土地現狀調查摸底,事先進行初步的土地現狀統計。然後在村民大會上,集中進行核實登記,簽字確認。如果農民有異議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和國土資源部門當天可以進行核實。這樣既可有效防止農民進行“三搶”,又切實履行了規定的程序。最後,告知聽證權程序。聽證權告知程序可與預公告程序同時進行,因為這兩個程序都是告知征地相關事項,都是程序性的告知。綜上,科學可行的方法是三個程序同步進行。

 

回到頂部